‘乱弹’ 分类的存档

没去过杭州
但是四月的那里
风景旧曾谙
我们荡舟西湖
三潭印月
想念你们,你们,还有你们
绿茶
红茶
岩茶
龙井
乌龙
穿黑丝的姑娘
那里的房价
还是那么的贵吗
等一辆出租车
还是那么的难吗
王佩
你家里又下雨了吗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
送书给小妞们吗
老高的菜在锅里
美女们躺在床上
穿着衣裳
你们写下的诗
都还记得吗
我们在西湖上歌唱
我们在钱柜歌唱
我们在自行车上歌唱
以至于迷失了方向
我们在金杯车里歌唱
我们在洗脚房淫荡
马达说
我们不要便宜的
我们要最便宜的
哥舒说
快来吧
这是你三字头
最后一炮了
小鸟说
泪洒机场
情断北京
见不到你们
有一点惆怅

2010年6月27日23:17 | 6 条评论
分类: 乱弹
标签:

出生在天津这么一个城市,上学上到20岁也没离开这里,带来的一个后果就是,没怎么坐过火车。
靠边在考上大学的时候才第一次看到火车,我应该比他强点,很早就去过北京,但是不是坐火车去的,没印象了,只记得小学春游去看天安门的时候,是戴着 红领巾,牵着女同学的手,坐在大汽车上。
大学的寒暑假,去过无数次火车站,都是送人去的。和男同学依依惜别,拥抱痛哭,和女同学依依惜别,拥抱接吻。年轻人啊,就是重感情。
真正大规模的坐上了火车,就是最近的这两个月,在京津两地奔波,坐在宇宙最快的动车上。有时候带着老婆,有时候带个娃,有时候带着两个娃,有时候幻 想带着两个老婆。。。
火车的速度实在太快,29分钟就到了。随身带了一本书,怎么也看不完。看不完的后果就是,每天都在看。
那是台湾带回来的禁书,一本日记,记的都是21年前在广场上的事。
21年前我还有点小,没赶上那拨。但是那时青春年少的我志存高远,每天放学就骑车跑到各大院校,看大字报,听演讲,领传单。现在家里还能找到一些同 学们排队躺在广场上休息的照片。虽然记性越来越差,对那时候发生的事情,却过目不忘。
有一天在外语学院墙外听一位大学生哥哥演说完毕,他说转身就要再去北京。有人问,需要买车票吗,他略带得意的说,不用,把学生证给他们看看,然后就 畅通无阻。
可以免费坐火车,多么美好的事啊,从此就很神往。
那时候并不懂什么,但也凭着一腔热血,上街游行,走十几公里,喊的喉咙嘶哑。那时候打倒最多的,是一群叫“官倒”的人,不知道他们现在改了什么名 字。
还记得一个大学生姐姐,捧着捐款箱,振臂一呼,一下子就有无数的人把钱放到那个箱子里,我看到几张十元大钞,对那时候的我来说,那是巨款。
那时候还并不明白,那么多人在广场上,想要的是什么。他们说,要一个说法。其实,他们只是想说,自由的说。
那时候还天天看新闻联播,那位赵书记,他拿着大喇叭,走上公共汽车,看着那么多大学生坐在那里不让座,哭了。他只好说,我们已经老了,无所谓,你们 还年轻!
现在,那些“还年轻”的也快老了,而更年轻的那些大学生们,已经真的无所谓了。他们也没什么想说的了,给他们一个魔兽,就足够了。21年前的那段历 史,对他们来说,就是历史课本上的一页纸,如春梦了无痕,一翻就过去了。
但是,象我这样半老不老的,因为在那个时间,正好在那里。于是看见了,于是不敢忘记。
几天前走路到了广场,旁边的麦当劳24小时营业,奶昔已经卖光了。站在天安门下,马路这边,一个非洲的黑哥哥搂着一个温州的胖妹妹,马路那边黑黑 的,空无一人,连便衣都没有,只看见一个纪念碑。
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在那个广场上,盖起另外一个纪念碑。或者,至少,在我们谈论广场的时候,不用算计着那些关键字,咬文嚼字。
明天又要坐火车进京了。每小时350公里,已经是在飞奔了,但是来去火车站的时间,还是有点长。希望下次去广场的路,可以走得更快一点。
又到六月份了,为火车记。

2010年5月31日12:35 | 77 条评论
分类: 乱弹
标签:

是谁在敲打我窗
是谁在撩动琴弦
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
渐渐地回升出我心坎
是谁在敲打我窗
是谁在撩动琴弦
记忆中那欢乐的情景
慢慢的浮现在我的脑海
那缓缓飘落的小雨
不停地打在我窗
只有那沉默不语的我
不时地回想过去
是谁在敲打我窗

2009年8月12日02:44 | 30 条评论
分类: 乱弹
标签: